招女主播骗局:新闻直播监管内容报道

招女主播骗局:这样另类的新闻解读,反映聚合类新闻APP内容生产的倾向——只关注于新闻新奇的外表,忽略了资讯中传递的价值和内涵。为了吸引读者的注意力,部分“标题党”式报道采用低俗字眼和擦边球的形式,把创作的重心放在形式而非内容。新奇的外表固然重要,但没有实质的内容难以获得长久的生命力。聚合类新闻APP所生产和发布的内容,单纯追求“卖点”,追求外表上的新颖性,忽视了内容的思想性。对于部分负面事件,聚合类新闻APP中的报道并没有进行正确的社会风气引导,反而以低级趣味的形式加以点评。第二章中总结的聚合类新闻APP内容低俗化的若干表现形式都具有足以吸引用户点击的新奇外表,但其内容空洞肤浅,更无思想内涵可言。

招女主播骗局:根据表1可以发现,关于乐视体育的报道大部分出自于财经、产业、商务和金融类报纸上,如财新网、《证券日报》、《第一财经日报》、全景网、《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商报》等。加姆森提出“框限”的概念,意在阐释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报道“框限”,并遵循着自身的报道“框限”去选择该报道什么,不该报道什么,而媒体的理念、风格、类型、编辑方针等因素会影响媒体的“框限”的构建。190篇关于乐视体育的新闻报道中,有105篇新闻报道来自于产经类媒体,这就说明与乐视体育相关的信息被纳入到了产经类新闻范畴之中,这不仅使得产经类媒体更容易去关注乐视体育,更使得媒体对乐视体育的解读倾向于从产经的角度给出解释。表1:原始报道媒体的类型统计加姆森在提出“框限”概念的同时,也提出了“架构”的概念,新闻媒体可以通过重组的策略去呈现新闻框架,而不同的新闻报道体裁代表着不同的重组方法。因为不同的新闻报道体裁对同一新闻事件的报道呈现有不同的要求,消息类新闻在于提供所谓的“事实”本身,就“事”写“事”,当然消息类新闻也并不是完全客观公正的,但是在写作手法上,消息类新闻使用动词和中性词较多,而使用形容词较少,使用修辞也较少,文章看起来较为客观工作。

招女主播骗局:此观点提到了监管技术的重要性,但是目前监管只重视技术层面是远远不能达到预期的,技术是监管的一种手段,是保证监管效果的方式。刘金星[9]则认为政府对网络直播监管的内容主要包括直播内容、直播形式、主播、直播时间段、盈利方式、客户隐私、引流方式等层面,他认为对网络直播的监管不仅要集中在直播平台上,更要警惕部分不良主播通过直播平台引流,在微信、微博等平台传播不良网络内容或实施后续不法行为。综上所述,本文认为网络直播监管指的是:政府作为网络直播行业的主要监管主体,联合直播平台、用户、运营商、主播等各方网络监管客体力量,形成网络直播监管体系,利用相应的互联网技术、举报机制、图文识别技术、视频识别技术等对直播内容、主播言行、涉嫌攻击党和政府的不当言论、危害社会及国家安全的信息、境内外反动及邪教信息、涉黄低俗信息、赌博信息、容易给社会造成恐慌的信息、侵权造谣诈骗信息等进行风险防控的行为。(1)官方监管组织。当前网络直播监管的官方组织为政府相关部门机构,根据我国现行的监管条文法律标准,当前我国网络直播监管的主体机构包括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6大部门。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