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平台:受众信息新闻大学生特

创作平台:视觉和文字相互借鉴、相互影响,形成更加立体化的新闻信息,增强新闻的报道性。美国芝加哥洛约拉大学教授ElliotKing在1998年的时候就曾提出,“交互性”这一概念可以用来描述两种交互不关联的网络媒体的特性。一方面,它表明用户已经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来控制用何种顺序获得新闻信息;另一方面,它还可以用来描述新闻信息的生产者、传播者与受众之间的交互式关系,这就与反馈有关。[27]相比于传统媒体,移动互联媒体的交互性赋予了信息传播者和信息接收者更多的权利空间,调整了双方之间的地位,实现了新闻内容之间、传者和受众之间、受众与界面之间的互动交流。传播学中的交互性有几个含义,一是指平台体现出来的人机交互特性,即相关设备提供友好交互界面,受众在设备平台上施加影响并获得反馈;二是指以大数据技术为基础的系统特性,即能够检测到人的操作行为、身体语言乃至心理状态并作出反应;三是指相关媒体的某种特性,能够进行双向传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交流”。[28]移动互联媒体意义上的交互式围绕传播进行的人与新媒体平台之间、媒体与媒体之间、叙事文本之间的交互。从广义上来讲,移动新媒体交互是新闻作品与受众之间知觉与意义的交流,而狭义的观点则是人机交互下的产物。

创作平台:借助于消费行为,偶像的谢意、粉丝群体的称赞成为了弥补受众在现实生活中难以找到存在感的途径。主播抓住人们这一虚荣心理,为了追求更多经济利益而不断迎合受众的低端需求,努力博取眼球,导致网络直播生态复杂化,乃至助推“滥用”与“满足”心理,甚至将伤害扩大到未成年人群体。二战刚结束时,卡茨等人认为受众并非被动的接受信息,而是出于某种需求和动机主动去接触媒介。大众媒介出现后,新媒体的初级阶段使用与满足仍旧能提供最前沿的理论路径并且验证出理论发展的适用性[23],而在网络直播时段,由于各方的拜金主义及对盈利目标的追随,卡茨等人提出的“使用”与“满足”理论似乎变成了“滥用”与“满足”。眼中只有利益的信息传递方推动了网络暴力、垃圾弹幕、直播成瘾、虚假水军粉丝等因素的出现,部分媒介与主播将媒介的负面功能表现到了极致。

创作平台:这些“网络红人”增强了榜样教育的贴近性。这给大学生一个启示,即使作为普通人,也能培养良内蒙古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6好的道德品性。正能量网红不仅帮助培育了大学生良好的道德价值观,也加深了大学生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解。美是指人们对于什么是美,什么是丑的所持的认识。由于大学生的认知能力、辨别能力、生活阅历、教育水平不同,他们对于美的认知不同,审美观也相异。而“网络红人”种类众多,展现了不同的美。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