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10万粉丝月收入:直播网络平台治理乱象

抖音10万粉丝月收入:在《电竞游戏的发展现状及前景》中,学者芦倩、李宗蔚总结出了近两年我国电子竞技行业的发展历程,对现在电子竞技行业的现状进行了挖掘研究,同时针对电子竞技行业未来的发展脉络进行了预测[4]。杨海燕在《“电竞”平台要走视频网站老路》中,基于对电子竞技老将陈宇的相关访谈数据,深入解析了职业选手向游戏主播转型的经济效益和长远发展。并提到两大直播平台为加强运营,不断挖掘明星主播导致主播行业平均收入不断升高的乱象[5]。此文所涉及的关键内容也是本文需要研究的现象之一。然而,此文缺乏从学术理论的角度对这一不良现象进行分析并且未对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进行深入了解,只浮于对这一现象的基本描述。方宇荣在其论文的现状和发展研究》中,以网络直播平台的互动体验这个新潮的视角入手,对网络直播平台从萌芽到兴起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趋势进行了深入研究,并且对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进行深度分析,企图为直播平台目前面临的问题和机遇提出解决思路[6]。

抖音10万粉丝月收入:网络直播乱象出现以后,政府的主要处罚方式就是约谈直播平台和封杀违规主播,这种方式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网络直播乱象的产生,但难以铲除网络直播乱象滋生土壤,更无法实现治理效果的常态化。另一方面是过分迷信专项整治行动。当前政府部门采取的专项治理行动具有典型的“运动式治理”特征,这种治理方式不仅扭曲了治理网络直播乱象的本义,违背了法治精神,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更伤害了那些遵纪守法的直播平台和主播,给正常商业活动和直播带来了负面影响。此外这种带有极强的突击色彩和政治色彩的治理方式往往只追求快速实现治理目标,不注重长效机制的建设,虽能取得立竿见影之效,但其行动的终结往往意味着乱象再次出现的开始。如2018年相继出现的主播“B总001”发布“精日”言论、主播“莉哥”直播间内戏唱国歌、主播“陈一发”戏谑南京大屠杀,主播“钱小佳”辱骂警察、女性等多起引爆网络的负面事件,这从客观上印证了“运动式”专项治理的方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网络乱象问题。

抖音10万粉丝月收入:这样的“短平快”表达方式,久而久之,会使人不善于从多方面、多角度来分析思考问题,思维能力变得片面和肤浅,缺乏逻辑思维能力。同时,网络直播平台是一个虚拟的空间,广大网民可以在平台上进行“蒙面”的交流与沟通,从而形成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和虚拟的人际关系。因此网络直播平台的用户也就无所信任、无所顾忌。大学时期是青年人从家庭进入社会的重要过渡时期,这一时期相对自由的生活,使大学生有机会接触到各种新鲜事物。大学生正处于人生观发展健全的关键时期,如果沉溺于网络直播,久而久之就可能导致现实生活中在人格和心理上发生异化,变得冷漠、孤僻,缺乏责任感,阻碍积极的人生理想的形成。有些大学生沉湎于网络直播的虚拟世界中,不愿意回到现实世界中来,究其原因,就是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限制和压抑,不能随心所欲地得到满足。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