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如何运营(抖音怎么直播游戏)

这里展现了两个问题,即物理空间几乎被磨灭了,而时间也近乎被消亡了如何,这从根本上体现了网络社会的时空结构,也是用户在加入“抖音群体”时所依赖的内在逻辑。有关网络社会时空结构转化的理论,卡斯特、张兆曙等学者早已给出了富有深刻性与启发性的分析,卡斯特认为网络如何社会的结构转化是围绕“流动空间”与“无时间之时间”而组织起来,而张兆曙将网络社会的时空结构概化为由“去中介化空间”和“非序列化时间”构成的虚拟时空。网络社会的来临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那种代表先后次序的时间方式,一种富有弹性、能够即时被重组的时间结构正毫不留情的取代传统的序列化时间,而网络社会空间的拓展性与流动性,也日益打破了地方空间的限制。网络社会这种新的时空结构正深刻而全面的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因此,“抖音”用户通过打破空间上的限制,对碎片化时间的利用,将空间延伸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将时间退回到以前,又指向了未来,将运营时间弹性化、重组化,最终形成了一个再造空间的化名式交往,也即刘少杰所言的“缺场交往”。

也正是基于这种时空逻辑的支配,“抖音”用户方可以与远在天边的他人进行互动,并形成一个又一个网络群体,也因此运营展现了一个刷“抖音”人群的无处不在、随处可见、随时可见的场景。这种场景的展现则内在的体现了“抖音”用户交往与成群的支配性逻辑,即重构的时空结构,重构的时空结构构成了“抖音”群体交往与形成的逻辑基础,且这种支配性逻辑贯穿于始终,而互联网的技术向度之所以能够超越以往的任何技术,其根源也在于重构的时空结构。在网络社会时空结构转换中,重构的时空结构就成为了“抖音”群体交往与生成的支配性逻辑,且贯穿始终,成为互联网超越以往一切技术的本质性特征如何。三、网络群体生成的基础逻辑23纽曼尔·卡斯在论述网络如何社会重构的时空逻辑时,揭示了其流动性逻辑,这种逻辑在贝克、鲍曼等理论论证中同样具有深刻性与启发性。“抖音”群体在生成与互动中,不仅消灭了空间,也消亡了时间如何,这里我们已经初步窥见到网络群体的一个显著性特征,即流动性。

这种流动性不仅体现在遵循的时空逻辑上,也体现在互动方运营式中。(三)“抖音”群体生成路径的两类逻辑上文揭示了“抖音”在于用户结合中所展现的技术粘性,这种技术粘性内在的反映了满足成员需求方式的逻辑转化,即网络社会的时空结构,“抖音”用户正是遵循了网络社会的这一重构的时空逻辑,才使此类互动与结群得以实现如何。而在具体考察“抖音”结群路径时,本文发现了两类具有张力性的路径,即企业、机构、明星等入住后的一种圈人逻辑,以及用户主动建构群体的逻辑。正如英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中的圈地运动,网络社会的兴起与发展无疑是一场圈人运动持续展开的过程。网络社会的根本生产力在于“信息、生产与处理信息的能力”,而信息的根源在于数据,或者说是人类行为的数据。早期的圈人运动是简单的基于人口红利,即有流量就能获利,后期的圈人运动更多的旨在数据收集与掌握数据。圈人运动伴随网络社会崛起的始末,如何同样也是资本、策略、技术的一个长期博弈。

这场圈人运动自然也塑造了网络群体的生成,即在网络群体的生成中,来自资本与利益形塑的逻辑。在“抖音”群体的生成中,这种圈人逻辑无处不在。首先表现在“抖音”本身的一种圈人策略,即基如何于早期的试水,通过资本的大举投入及联络甚至收买各直播平台家族公会,并直接定位于年轻人,一系列的举措,加之视频与音乐结合的个性化表达,程序简单易行且成本低廉,“抖音”的圈人运动大获成功,其后便是各大企业、机构,甚至政府的纷纷入住,企业等机构通过迎合用户心理,巧如何妙的运用各种手段打造网络红人,或者通过支持、赞助某位网络如何红人,最终达到人口聚集、宣传产品或其他广告的效果。例如“抖音”在2018年9月突然蹿红的一位女性,蹿红的原因很简单,即在一路人采访中,该女性对一个问题的回答,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共鸣,于是迅速获得了网友们的认可。

然而通过事后的观察,不难发现该网络红人背后早已聚集了如何大如何量的资本,包括如何学校、企业公司等机构。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