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号代运营(抖音热门舞蹈教程)

求通过在对意义的重构中,在认同共同体的建构中,谋抖音求一种确定,谋求在集体中实现个体的建代运营构,因而我们可以看到在网络群体的生成中,情感共鸣与价值判断成代运营为了认同建构的两类来源。“抖音”用户成员基本都是20至40岁的青年人,他们被劳动市场、教育体系、家庭等直接指向个人,他们被要求自主掌握个人生涯,但又陷入一种新的无法摆脱代运营的抖音束缚,这就是贝克论证的反思性个体化与制度化个体化的集中体现,然而网络社会又是一个流动性极强、空间被无限拓展、时间被压缩到接近无的社会,于是网民试图在个体化与网络社会中寻找出路,抗拒束缚,建构自己认同的群体。这是一种对工业社会时空逻辑打破的抗拒,也是遵循网络社会时空逻辑的建构,因而是一种抗拒性认同与规划性认同的实践,其来源则是前文所论述的价值判断与情感共鸣,并遵循着认同建构的具体路径,这种实践在网络社会不断上演,又不断趋于消亡,成为了一幅不断流动的场景。(三)超越归属:对沟通与表达的追求从意义建构、语言转化等,我们看到网络群体的生成与社会转型密切相关,即互联网对工业社会、地方文化的重构。互联网打破了工业社会的时空代运营结构,迫使人们很难在基于地方、钟表时间构建其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普通大众是被迫卷入网络社会的,但人们通过遵循互联网的逻辑,并积极的参与网络群体及意义构建,并创造网络语言,其目的一方面旨在于摆脱现实生活的遭遇,抗拒互联网对工业文化的破坏;另一方面也是对工业文明的一种重塑。

因而网络群抖音体的生成机制与社会转型密切相关。人具有参与群代运营体生活的本能,目的在于追求抖音一种安全感与归属感,然而当下的网络群体生活在悄然发生改变,即网民加入网络群体,已从追求一种归属感转向了对沟通、交往本身的追求,需要注意的是,本文所说的这种转向是一种趋势,也就是说并不排除归属感。四、网络群体的生成过程与互动结构33早期的网络群体大都以电子布告栏、论坛、BBS等的形式呈现,此类网络群体一方面满足了人们沟通、交往的需求,另一方面也给人提供了一种归属感,而随着互联网的持续发展,其呈现的趋势则是此类的网络群体在慢慢退为次要群体,而一种更具有流动性,以沟通抖音、交往本身为目的的网络群体成为主流。也就说网络群体代运营日渐成为代运营满足人们沟通、互动等需求的载体,不再是提供归属感为主要目的,学界中彭兰、余丽丽等也曾论述过这种转向。

在以满足成员沟通、交流需求的群体中,其群体规范松散、群体意识难以形成,加之网络社会的流动性与弹性化逻辑,也注定造成了网络群体存在一个生命周期的宿命,即具体的网络群体在不断生成也在不断消亡。就目前网络群体沟通与交流的内容而言,夹杂着三类,分别是代运营集体的个性表达、基于事实真相的讨论以及价值观的争辩。三者在网络群体的生成与维续中夹杂其中,难以彻底分开,网民在搞笑的语言中,大多也包含了对某种价值观的映射,或者是对某种社会现实的嘲讽。韦伯曾基于工具理性与科层制的发展趋势,判断我们将步入一个铁牢笼的时代,即工具理性对世界的理性化,它一方面带来了世界的去魅,打破了以往的神圣秩序与价值理性所赋予的意义,另一方面造成理性化的官僚组织和专家管理,对效率的追求吞噬了美学的、意志的、友情的等一切无代运营效率性的人类活动。哈贝马斯在与韦伯的对话中,提出了以达成共识为目的交往代运营理性,认为韦伯的理性概念过于狭隘,同时指出理性化导致非理性后果的根源在于生活世界的殖民化,即“以货币和权力为媒介的系统对以语言为媒介的生活世界的侵抖音入和支配”;在于社会整合的不同代运营原则之间,即“语言交往机制与非语言控制媒介之间”。①哈贝马斯认为通过交往理性的扩大,生活世界的合理化必然改变韦伯笔下的悲凉图景,但哈贝马斯告诫我们需要警惕生活世界的殖民化,但他抖音也从不相信生活世界会被系统完全殖民化。

由此哈贝马代运营斯通过对“交往理性”与“生活抖音世界”的阐述,在批评与警惕中,为人类的抖音未来展现代运营了一个希望的曙光。但人类真的能够彻代运营底摆脱生活世界殖民化的命运吗,生活世界的合理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在一个代运营资本无孔不入的时代,这让人值得很怀疑。网络社会的来临,重构的时空结构与新型的交往媒介,似乎为哈贝马斯提出的生活世界合理化提供了一个可能实现的现实基础。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