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加人5元一个(刚玩抖音如何涨粉)

成粉加人丝经济,例如美拍娱乐达人罗休在娱乐短视频中把自己打造成轻松搞怪、娱乐自黑的形象,凭借自己的个性获得大一个量粉丝点赞与关注,随后代言自己的网上淘宝店铺,庞大的粉丝基础使她的淘宝店铺比别人一个获得更多的经济收入。本质上,观者消费的不再仅仅是具体的商品和抖音服务所具有的使用价值,而是娱乐短视频奇观创造出的一系列视觉符号象征意义。①①194娱乐短视频奇观化类型及其后现代性本文通过对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应用中的娱乐短视频文本进行对比分析以及对部分使加人用者访问与观察,发现用户使用娱乐短视频最主要的加人目的是为了自我娱乐。观者利用看娱乐短视频来打发自己的空闲时间,避免一个人独处时孤单。而为了实现娱乐自我的目的,使用者则通过动手制作短视频来展现自我、展现生活及娱乐搞怪。大部分娱乐短视频使用者在视频中进行自我展示,通过视觉影像实现消费他人以一个及构建自我的目的。在视觉消费中,使用者可以对生活压力进行自我释放,实现自我生活情绪的表达以及完成自我身份的想象与认同。

使用者以娱乐为目加人的,生产的视频奇观类型主要可概括为以下几大类:抖音模仿秀类奇观、自我秀类奇观、日常生活类奇观、一个娱乐恶搞类奇观。以上分类虽不能全列娱乐短视频奇观所有的类型,但可以宏观上概括娱乐短视频的奇观类型。娱乐短视频中的模仿已经不再是对真实文本的再现,而是转变为一种多元的叙事。传统意义上的模仿最终目的是对模仿事物客观的加人真实再现,然而纯粹的客观真实已经不能再现,因为叙事中所发生的事,从指涉现实的角度来看一个纯属乌有,所发生的仅仅是语言的历险及对它的到来的不间断迎候。①在娱乐短视频中能指与所指间的单向决定早已经被切断,取而代之的是指符号即短视频文本的自足性。娱乐短视频中充斥着各种模仿,这种全加人新的大众文化在媒介技术的依托下,几乎没有什么拍摄技能限制,操作模式简单易上手,使娱乐短视频很快成为大众进行日常加人娱乐的媒介工具。

在娱乐短视频中的模仿都配有符合模仿场景的背景音乐,模仿抖音动作浮夸。本一个人在对娱乐短视频的使用过程中发现,其中的模仿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描摹性复现一个,一个而是每加人个模仿都带有对模仿文本的新认识。过去的模仿讲究的真实性如今在娱乐短视频早已经不合时宜,娱乐短视频中的模仿夹杂着对现实本质严肃态度的戏仿,在游戏中将曾经带有厚重感的历史转化为轻飘的失重状态。古典论者可能仍会坚持摹本与原型的对立与区分,认为摹本应依附于原型而存在,强调原型的重要地位,但娱乐短加人视频中模仿已经不再追求客观现实的再现,而是①版加人),2006(03):87~93.娱乐短视频奇观化研究20显现出一种对原型的“超越”,摹本的地位甚至“超越”了原型,脱离限制的摹本越来越膨胀。这种力量将现实紧紧包裹,最终在娱加人乐短视频中模仿者会取代原创者的地位。娱乐短视频中模仿者声情并茂模仿原创音频。

其中一种如同双簧表演,根据不同的场景,如根据短视频音乐背景来匹配自己的表情和语言,以极其夸张的面部表情以及肢体语言给观者带来快乐。娱乐短视频中的模仿者通过对原创音频加人的创新,加上自己的另类演绎,来传达自己对原创音频的理解。模仿者对台词的自我诠释和再度演绎所带来的表演抖音与原角色会形成强烈一个的反差,加上娱乐短视频的时长一般都在15秒,反差来得更加迅速,使娱乐的效果更加理想。模仿者不需要原创视频者所具有的专业技术知识,仅仅是把原创者的音频文本通一个过自己的方式演绎加人出来。加人娱乐短视频中的模仿者大部分都是一种带着戏仿玩弄的态度对原创文本进行转换。

“现实之于我们,有点像地面之于空中的杂技演员,他们身下准备一张保护网进行表演,却不知加人道在加人网的下面,地面已经消失,屏幕使一个现实得以消隐,同样,偶像使上帝得以悄悄溜走。”①当加人下中国媒体奇观中的“秀”,不同于儒家文化所主张的“内秀”和“秀而不媚”的含蓄内敛的中国传统文化,当下在娱乐短视频中的“秀”已经成为加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行为,是当下流行的大众文化的显现。②“秀”本身具有自我认识抖音与构建自身的性质,个体都需在群体以及社会中表现自我,通过外一个者的评价来认知自我,实现自我的价值。“秀”是一种展示自我的技巧和渠道,运用了现代化新兴的媒介技术工具和自我特色的表演技巧。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