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里教程(抖音直播最少几个小时)

一下,看一些比较好笑的视频,实用性和娱乐性都有。”用户G表示“刚开始用是社交需要吧,后来用了觉得挺有意思的,还能看短视频学会一些知识。现在用短视频APP成了我的娱乐方式。”另外,在访谈中,笔者也询问了各位用户,觉得移动短视频哪些特质比较吸引自己,希望能以此窥探到移动短视抖音频较有吸引力的一些特质。用户A教程表示“不费脑子,傻乐,用起来轻松。”用户B表示“我看抖音就是作为娱乐消遣的方式,吸引我的话,就是快捷吧,抖音又没目的,就推荐的那些划拉划拉就能看。

”用户接触、使用移动短视频的时间并不长,大多在一年以下,结合前文所述的移动短视频的发展阶段,目前各个移动短视频平台仍处在发展进程中,各短抖音视频平台仍需积极发展,探索优质的短视频内容来源,吸引新用户、留存老用户。根据调查问卷数据,每天都会打开移动短视频APP的用户数量最多,占据用户移动短视频的用户画像构建33群体总量的37.5%,短视频应用对于年轻用户群体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在使用时长方面,48.5%的用户每次使用的时长都在1小时以下,这与移动短视频信息内容的碎片化特征是相符的,用户利用碎片化时间浏览、观看移动短视频,随着4G网络的普及,以及运营商多次的调资降费,再加上许多公共场所逐渐普及的免费wifi,观看或拍摄移动短视频时使用的网络、流量,对人们尤其是年轻用户已不存在限制,人们在等车、通勤、上厕所等碎片时间都可以通过移动短视频来放松或打发时间。在访谈中,关于移动短视频的使用频率和使用时长,用户B表示“一般是睡觉前躺床上看一二十分钟。”用户C表示“闲抖音了就看,看多久也没准,反正每个月40个G的流量教程都花在抖音了。

”用户F则表示“一般是中午午休和晚上吃完晚饭以后,每次大概看一个小时吧。”用户G表示“没有固定的使用时间,有时间就刷一抖音刷。”这与问卷调查的结果是一致的,用户大多实在碎片化时间、空闲时间使用移动短视频,使用时间不固定,且每次教程使用时长较短。在移动短视频平台内,“看客型”的用户数量最多,占据总人数的59%,他们在平台内只浏览、观看短视频,不会自己动手拍摄,在用户访谈中,7位接受访谈的用户中,有3位用户从不拍摄自己的视频,关于原因,用户抖音B表示“里边内容太多了,拍简单的没啥意思,也没人看,拍复杂的不值得,主要是不想给别人看到我的生活。”用户C表示“不拍是因为没发现有趣的东西,也没这方面的爱好。”用户A则认为“抖音里好看的人太多了,拍了也不会怎么样。”在腾讯推出的《热潮下的社交短视频:快手&抖音用户研究报告》中,用户对于抖音的认知集中在有趣、年轻、很酷很,打开短视频软件,视频内容里的帅哥美女不在少数,有网友调侃抖音是用来“记录别人的美好生活”,但其实各种短视频软件通过碎片化信息轰炸,让我们对现有世界的认知产生巨大偏差。

其他4位用户表示偶尔会拍一些视频,内容主要包括日常生活视抖音频、自己的创意视频等,拍摄动机则是记录生活、期望自己的视频抖音得到认可、娱乐等。用户E和用户F都表示出去玩的时候会拍一些视频,就是单纯拍一些自己的生活。用户C则表示“自己有突发奇想,发现特别好玩的事情的时候会拍个短视频,而且有比较好的点子的时候,拍完视频发布以后会期待有更多的赞。”用户G表示自己拍视频会在“有空的时候,或者APP里有新道具、新玩法的时候,就是为了好玩。”在抖音主动上传视频的个人用户并非没有任何表演的欲望,因为分享作品这一行为本身,或多或少就已经意味着自我表现。笔者加入了四个短视频交流QQ群,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用户在群内发布的消息大多只有一个类型,就是求赞,偶尔会有用户提出一些拍摄中的问题,比如画面不清晰等,但都没有得到网友的回复,大家只是分享自己的短视频链接进群,求点赞或要求互粉,甚至有些QQ群还提供有偿点34赞、有偿增粉等服务。

与之相对应的,用户在短视频平台内使用最多的功能是观看抖音短视频和浏抖音览他人主页,教程浏览他人主页则正是社会影响因素的作用,结合前文的研究假设和用户访谈内容,用户使用短视频APP主要是为了和朋友有共同话题、了解新鲜事物、追赶潮流、寻求消遣等原因。因此,用户对平台各项功能要求最高的是播放的流畅性、视频的清晰度、内容的丰富性等浏览、观看时的各项功能要求。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