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里靠胸火的(抖音直播自己手机屏幕)

浸有可能使用户沦为其奴隶。一旦人们习惯沉浸在虚拟现实视频带来的感官刺激和环境体验中,就可能会使人们减少在现实世界社交投入的时间和成本,人们更多地是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人们对媒介的依赖不断加深,媒介甚至可以代替人类进行某些抖音层面的思考,而人类的生理功能却会因此可能产生退化。人们通过媒介解决问题,而不是通过自己的思50沉浸式社交媒体的传播形抖音态研究考去解决问题。当人们面临一件困难的事情的时候,人们会感觉到压力、痛苦,人的自我保护机制会让人在潜意识里会不断抗拒,这时娱乐就成为人们逃避的借口利用娱乐行为占用大脑资源,获得短暂的逃避。

但这种逃避式娱乐的时间并不会持续太久,反而会让人的拖延更加严重,更易让人产生焦虑。它无法让人获得真正的沉浸。如果你精神疲惫,可抖音以靠娱乐纾解一下。但当你过量娱乐,你就会变得麻木,缺乏真实感受,内心枯竭。用户沉浸技术构造的虚拟环境中,反而忽略了现实中的人,侵蚀了他们现实中的社会交际。例如在抖音沉浸式社交媒体中,用户在使用应用的过程中读完一篇间的流失。

人们如果长期沉浸在这种泛娱乐化的、抖音浅显文化体验中,有可能会逐渐丧失掉自己对事物的思考和判断能力,当面对一些需要有自己想法和思考的事情了与变得手足无措。人们所谓的自由,是对主人选择的自由,即对奇怪的生产和消费、永无止境的生产和消费的自由,但这种自由选择并没有使人脱离出被技术奴役的范围。无意识娱乐的路径一旦形成,人们就会在不知不觉间进行娱乐,娱乐变成像空气一般,人们依赖它生活。娱乐带给人们的舒爽感充足,让人疯狂的沉浸其中,不想去理会现实世界的事情,让人无法专心的去做其他事情,每当遇到一些困难或是阻碍的时候,无意识的习惯促使人去娱乐,人们的生活似乎就是为了娱乐。人们宝贵的时间、精力和注意力都在被娱乐信息一点点的在毫不察觉中消耗掉,当人们的生活、工作与娱乐相连的时候,尼尔.波茨曼所担忧的娱乐至死将会出现。媒介的形抖音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影响人类对现实世界的认知,最终控制文化。沉浸传播时代,人们面临很多虚假的需求。

马尔库塞指出,单向度的人是指缺乏否定、批判和超越能力的人。所有的社会控制是以一种虚假的需求的满足来实现的,它为你抖音制作需求,而当你接受这种需求的时候,你实际上己经被控制了。这种被制造出来的需求是虚假的需求---它遮蔽了人们真正的需求。信息流带给我们的是碎片化的思维方式,割裂的是我们的逻辑和精神沉浸式的传播有可能会使人们丧失对信息的思考和判断,被信息所挟持。在沉浸消费时代,时间被碎片化,人们的注意力变的难以集中,人人都是消费者,人抖音人也都是消费品。

我抖音们消费自己,换来的只是一个简单的身份认同。霍金担心的从来不是AI会和人类发生战争,他担心的是人被异化,放弃思考,沉浸式社交媒体的传播形态研宄无力思考。沉浸媒介背后是一个个强大的运营团队,利用最前沿的科技,最详尽的数据对用户的行为进行分析,通过声、光、交互、反馈等全方位的途径为用户精心打造一个能够让其沉浸其中的虚拟世界,目的就是来消磨你的时间。例如抖音,其本质就是利用算法技术对受众进行精确细分,提供用户感兴趣的信息。当用户点赞、分享自己喜欢的视频的时候,你的使用行为会被后台的程序全部捕获,进而成千上万条符合你喜好的信息涌抖音现在你的眼前,而缺乏自制力的你,很可能一刷就是几小时,在不知不觉间偷走你的时间,消磨你的意志力。

在短短15秒的短视频中,充斥着刺激、搞笑、猎奇的信息内容,带给人们强烈的感官刺激。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你除了享受到几秒的快感之外,却难以从中体验到值得你思考的东西。当人们一旦习惯了这种碎片化的舒适,就很难静下心来认真的去看一本书,甚至很难静下心去看一部经典的老电影。抖音当你明明指导这些东西对你是有益的,你却很难去选择他们,因为短暂的快乐击败了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才能获得好处。在沉浸媒介所构建的世界中,人们沉浸于感官娱乐,正在一步步沦为“废人”。过于沉浸就是沉迷,那些自制力差的人会被这种信息洪流所吞嗟,人们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习惯“被喂食”。内容无限,有限的是人们的时间,而用户的时间精力对他们来说就是能够实现资本变现。

沉浸式社交媒体为人们抖音提供大量的碎片化信息,以一种压倒的态势占据着人们的闲暇时间和精神世界。而当满足感太容易抖音获得,就不愿意去做那些“高投入”的事情。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