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引流视频教程(抖音上传视频教程)

的网民不仅可以通过上传视频、图片或文字的形式进行自我表达与信息分享,也可以通过点赞、评论、转发参与群体互动,每一个参引流与其中的网民或多或少有属于自己的关注圈子与粉丝圈子,因而也可以与他人展开网上的私密性的交流与互动,当然这种私密性的互动能否进行及能否持续,受诸多因素影响。本文将选取短视频社交软件“抖音”作为分析的案例与观察的田野。“抖音抖音”自2016年9月上线以来,因其发展迅速,用户数量急剧上升,成为社会人群——尤其是青少年人群——但也不乏中老年群——极力追捧的社交形式,从而占据了短视频应用前排位置。据《环球网》报道,2018年6月“抖音”国内日活跃量超1.5亿、月活跃量超3亿,同时该短视频APP用户中24岁到30岁的占引流比高达40%。基于这样的数据可以发现“抖音”在短视频社交界的地位与受欢迎程度,而其用户群体的多样性分布,且又以青少年人群为主体,这部分人群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密切相关,也是网络社会的中坚群体与引导性力量。因此本文选取“抖音”作为分析的案例与收集经验资料的田野来源,一方面符合社交形式的转型,另一方面具有时代与特征的典型性。

本文选取“抖音”作为具体的观察田野,通过实地的深入观察与访谈,结合理论进行中层经验研究。立足于中国语境,兼具世界视野和比引流较视角,在揭示网络群体的生成机制中,探究网络群体较之于传统社会群体的本质特征,并试图探索当下社会人们如何平衡个人与社会关系问题,也即网络社会的团结问题。6二、文献述评(一)网络社会学理论回顾正式提出“网络社会”这一概念,并系统阐述网络社会理论源于纽曼尔·卡斯抖音特。而引流关于信息革命之社会后果的认识则在贝克、鲍曼、吉登斯等学者的理论中颇有涉及,且不乏深刻的见解与洞察。新世纪初,随着互联网在我国的初步发展,对网络社会进行引流系统的研究也逐渐加入学界日程。

早期代表有黄少华、郭玉锦、谢泽明等,早期关于网络社会的研究一方面奠定了我国网络社会学的基础,另一方面则由于大多仅停留在现象的简单陈述,而缺乏深入揭示网络社会支配逻辑与运行机制的深刻性,这也是我国早期互联网发展层次低、覆盖范围少、社会影响不够普引流遍等现实的反映。其后刘少杰、张兆曙等学者则系统论述了网络社会的结构特征以及运作逻辑,推进了网络社会学在国内的进一步发展。卡斯特在《信息时代三部曲:经济、社会与文化》中全面系统的论述了网络社会理论。第一卷《网络社会的崛起》,卡斯引流特从信息技术与社会演变双重构建中论述了社会转化的物质基础,即围绕“流动空间”与“无时间之时间”而组织起来。卡斯特认为“网络”在他所刻画的信息时代社会里扮演了核心角色,网络是“一组相互连接的节点”,一个开放又预设了包含抖音-排斥的结构,而网络之间的信息和意义流动则构成了社会结构的基本线索。

①在第二卷《认同的力量》中卡斯特则探讨了“新的全球社会结构—网络社会—与人们对这一社会结构所暗含的统治形引流式的反抗之间的矛盾关系”这一主题,卡斯特通过关注基于民族、宗教、文化而建构的文化认同,揭示了此类文化引流认同的建构过程与社会运动,展现了当代社会斗争和政治冲突的景观。基于信息技术、全球化与资本主义的重构,卡斯特认为已经诱发了一种新的社会形式——网络社会。卡斯特认为网络社抖音会的来临一方面成为了工业时代建构起来的国家和公民社会的危机根源,表现在民族国家①浙江师范大学二、文献述评7的危机与父权制趋于终结,因而造成了传统合法性认同的根源走向枯竭;另一面则由于处于支配性的制度与组织的网络逻辑与特定社会文化中的逻辑之间产生了某种断裂,于是对意义的追寻便围绕共同体原则在防卫性认同的建构过程中产生,以及在谋求充分的引流主体性中重构主体,表现为一种规划性认同的建构,因而抗拒和规划与网络社会的支配性逻辑相矛盾,且矛盾聚焦于网络社会的三个基础性领域,即空间、时间和技术。第三卷《千年终结》卡斯特则将分析的焦点转向了基于社会结构、政治与经济的转化中,信息化、全球化、网络化、认同的建构、父权家长制与民族国家危机等相互作用所造成的后果,以此深入探究了千年变动时刻的国家、经济与全球化。

在此卷末尾,卡引流斯特从引流生产关系、权力关系、经引流验关系三方面论述了新社抖音会的结构抖音性转化。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