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用PC端直播(抖音培训机构有哪些)

表明BPNOW具有良好的信效度。按照惯例,一位资深的管理学教授和五位营销系博士生对该英文量表进行了双向翻译,将题项的表述方式做了少量修改以符合研究的背景和现实语境,以确保量表的内容效度。在具体应用中,出于问卷长度考虑并借鉴以往文献的基础上,本研究从关系需求的分量表中选取了因子载荷最高的三个问项,作为关系需要满足的三问项量表(张武科,2018)。(3)胜任需要满足三大基本心理需求中的胜任需求的测量采用的是网络世界的基本心理需求量表(BasicPsychologicalNeedsintheOnlineWorldSca抖音le,BPNOW)。中国学者王利刚等(2014)编制了该量表,并借鉴了GagnS(2003)提出的基本心理需求量表(BasicPsychologicalNeedsScale),共有十三个题项。

1727名来自中国东部、中部和西北部城市的初中生、高中生和大学生接受了问卷调查,分析结果表明BPNOW具有良好的信效度。按照惯例,本研究将题项的表述方式做了少量修改,以符合研究的背景和现实语境,确保量表抖音的内容效度。在具体应用中,出于问卷长度考虑并34实证检验借鉴以往文献的基础上,本研究从胜任需求的分量表中选取了因子载荷最高的三个问项,作为胜任需要满足的量表(张武科,2018)。(4)内容消费类型本研究将内容消费类型分为享乐型内容消费与功能型内容消费,分别基于享乐过问项“您主要在抖音上观看哪种类型的短视频?A.享乐型:有趣,使人愉悦、兴奋的内容(例如,舞蹈,歌唱表演,小品相声);B.功能型:实用,使人增长知识的内容(例如,烹饪教学,生活窍门,汽车保养改装)”进行测量,反映人们进行内容消费的主要动机。(5)沉迷状态本研究将沉迷状态划分为沉迷和不沉迷于内容消费两个状态。由于网络沉迷的标志是长期过度使用网络(马庆国等,2006),因此本研究中的沉迷状态通过“您是否经常有短视频刷到停不下来的情况?”的问项进行测量,作答者通过回答是或否来判断其沉迷状态。

本研究的问卷分为三个部分(详见附录)。问卷的开头抖音向受访者阐明本次调查的目的并对他们接受调查表示感谢。接下来问卷的第一抖音部分,第一道题“您是否使用抖音?”用于筛选抖音用户,只有选择“是”的受访者才能继续填写问卷,回答人口统计学的相关信息,以及观看抖音短视频的时长等基本情况。在问卷第二部分,受访者们选择了自己最常观看的短视频类型,并例举观短视频内容以帮助回忆刷抖音的经历。并根据刷抖音时的感受,回答相关问题。在问卷的最后一部分,受访者们回答了当前情绪和生活满意度的相关题项。本次答卷采用问卷星受访者会收到金额在1元以内的随机红包做为答谢。

本次问卷调查过程一共收集了2184份问卷,其中抖音现有用户答卷有1002份问卷。根据答题时长和连续相同作答的情况,本研究从1002份问卷中剔除部分问36实证检验卷后,一共得到803份有效问卷。在803份有效问卷中,?有490份属于享乐型内容消费答卷(61%),有313份属于功能型内容消费答卷(39%)。性人数略高于男性人数(56%vs44%)。受访者的受教育程度主要集中与大专\本科(47%)及硕士及以上(抖音34%),在高中\中专\职高也有一定的分布(13%)。

受访者的年龄在各个层次均有分布,最主要的年龄层是21-30岁(62%)。由于抖音使用人群偏向年轻人,因此该年龄层抖音的样本分布符合本研究的样本特征。受访者的家庭人均月收入在各个层次的分布较均衡。总体来看,所获样本包含不同的特征人群,在人口统计学各个指标上离散分布,因而适合于接下来的数据分析。(1)享乐型内容消费和功能型内容消费两个样本数据在性别、受教育水平和收入因素上表现良好的同质性,而从年龄因素上来看,进行享乐型内容消费的消费者平均比功能型内容消费者更年轻。

(2)在控制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抖音水平的情况下:功能型内容消费比享乐型内容消费产生更强的升华体验,且差异显著;而享乐型内容消费比功能型内容消费产生更强的积极情感,且差异显著;两种内容消费类型在生活满意度上的差异则不显著。(3)在控制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的情况下:两种内容消费类型在关系需要满足上产生的差异不显著;功能型内容消费比享乐型内容消费能产生更强的胜任需要抖音满足,且差异显著。PROCESS处理得到的系数值代表:自变量每增加1个单位而对因变量产生的影响增量(Hayes,2013)。系数的解读与普通回归分析的回归系数解读方法一致,并无特殊。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