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直播间抢红包有挂吗(加抖音号好友怎么加)

娱乐需求,但直播间却容易带来封闭和自我满足的“茧房”,在娱乐中消解了生活中的意义,忽视了现实生活和个人兴趣红包偏好之外的重要信息。图3-2(数据来自调查问卷)短视频时代,信息的流动从图文模式为主逐渐过渡到以影像传输为主的模式。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当中所表述的由印刷统治转变为电视统治所导致的社会公直播间共话语权的旁落早已显现。而互联网时代以文字为媒介进行传输所带来的理性、秩序和逻辑性,逐渐转变为视频化的脱离语境、肤浅、碎片化。尤其在主导短视频的抖音上,文36有标题,但标题的位置出现在页面的底部位置。这在感直播间官上不会被人重视。

而文字和影像相比更缺乏色彩和声音带来的感官刺激,这导致文字的功能会弱化,出现直播间了一段视频重复播放而用户却不记得标题是什么的现象。短视频内容为主,标题和文字介绍也不必遵循传统媒介平台图文内的语法和规则。影像的规则下,或快节奏切换或影像拼贴的习惯成为主流。用户在接受影像的视觉驯化下,审美取向和价值观念逐渐在向视觉化和影像化靠拢。媒介环境学派认为,“媒介即环境”①,媒介平台在传播信息的过程中,信息直播间会受到媒介内在偏倚的影响,进而会将这些受到偏倚影响的信息传达给受众,媒介环境学派的学者们认为,这些偏倚会对现实社会产生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哲学的影响。抖音作为以优质原创视频内容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社区平台,个性化推荐和强中心化运营的结合是抖音的必由之路。抖音基于用户信息和机器算法的个性化推荐一方面在内容上满足了用户在视觉上的需求,另一方面为了激发用户和保持用户的留存,抖音通过挑战赛和强提醒弹窗等手段实现对短视频内容的运营。

然而,在强力支持原创内容的生产和运营的同时,抖音却难以打通用户之间的社交冷局面。这是因为以弱关系为主的兴趣图谱的推荐,导致了攫取了用户大量时间的是个性化的首页。而其他的产生社交来往的关注与好友页面则成为无用的鸡肋。这也难以让用户生产的优质内容在抖音平台上的社交链中产生长尾效应。②在抖音的强运营过程中,平台对直播间于内容的影响和引导具有很强的红包作用,这在抖音对头部“网红”的扶持直播间上可见一斑。从之前在抖音上火爆的大四男生费启鸣到四处喊话明星的纽约大学高才生李雪琴,抖音通过流量和推荐对于短视频的运营无处不在。

这种运营在个性直播间化推荐红包机制的基础上,增加流量扶持,对具有潜力的网红进行推荐。而这些推荐都是基于个性化推荐的机制,用户也会在个性化页面看到。但抖音的产品设置和运营特性并不支持在抖音上建立完整的社交链从而形成优质内容在平台上的传播。最后导致很多背靠抖音成为“网红”的用户,一夜爆红之后成绩平平。①②37在对抖音用户的调直播间查问卷中,可以看出,观看视频是用户在抖音上主要进行活动。针对“您曾在“抖音”上使用过的功能是?”这一多选的问题中,有166人中有149人选择了观看视频,这可以看出用户对抖音的主要需求在于满足视频内容的浏览。而“关注他人”和“注册账号”则以69票的选择成为用户的第二选择,而真正愿意“转发分享他人视频”乃至“分享自己的视频至其他社交软件”的只有50人和30人,这从侧面印证了抖音用户社交环节的缺失和个性化页面对用户时间和精力的攫取。

图2-3(数据来自调查问卷)而对抖音使用较少的陈先生则表达了对抖音个性化推荐机制的不满,“我习惯于看有完整的故事逻辑和结构的片子,抖音的时长限制和满屏的小哥哥小姐姐内容让我觉得没意思,所以我最多看看游戏的视频,也就不用了。”陈先生表示自己的朋友也有玩抖音的,但是朋友之间的社交还是在微信上,且内容以传统的图文为主。“抖音的方式,接受不了。”38第五章直播间对抖音短视频内容的引导建议媒介环境学派认为媒介技术的改进会改变人们的接受信直播间息的体验,也于潜移默化间对人们的短视频消费习惯和偏好进行了引导。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介符码,短视频的低俗化、狂欢化和同质化等问题也阻碍了短视频行业的长远发展。直播间因而在看到抖音给用户和社会带来的正面效应的同时,抖音平台的短视频生产与运营还需要大力弘扬红包主旋律,同时对用户进行以核心价值观为指导的媒介素养的培养。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